固支薄膜结构强非线性振动解析方法研究-项目案例-污水池加盖-反吊膜|膜加盖-除臭加盖-膜结构公司-上海华喜膜结构工程有限公司
网站首页 解决方案 项目案例 新闻动态 膜材介绍 关于华喜 联系方式 EN
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动态

固支薄膜结构强非线性振动解析方法研究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13日 点击数:41

薄膜结构由于造型美观自由、透光、节能等优势,被广泛应用于建筑小品或者大跨空间屋盖结构。但由于其高柔度、低自重,因而对外荷载的作用非常敏感,容易发生振动[1],一般情况下薄膜结构在振动过程中的横向振幅较大,表现出较强的非线性状态[2,3]。大幅振动导致的膜结构破坏案例较多,因此,研究薄膜结构的振动性能,把握振动规律以及影响因素,对其设计、施工以及日常使用都具有重要意义[4]。针对薄膜结构非线性自振特性解析研究,已有一些研究成果,林文静等[5]基于小挠度理论给出了圆形薄膜自由振动的理论解;潘钧俊等[6]根据达朗贝尔原理建立了方形膜结构的离散非线性振动方程组,推导了结构在一阶振型初始位移下的等效一阶频率的计算公式;刘长江等[7]采用KBM法对矩形膜结构有阻尼自由振动进行求解,得到了振动频率和位移函数的近似解析式。上述方法基本都是基于小挠度理论或者弱非线性摄动方法对薄膜振动进行解析研究,忽略了薄膜结构强非线性的振动特性。

本文通过理论和试验方法研究平坦矩形正交异性薄膜结构四边固支条件下的强非线性振动特性,运用改进多重尺度法结合Galerkin法从理论上求解平坦张拉膜结构非线性振动方程,得到薄膜结构强非线性振动频率及位移的近似解析函数,给出了不同振型下薄膜自振频率随初始条件的变化关系。借鉴“弹射法”测量膜结构预张力的试验方案[8]进行膜材自振试验研究,通过试验验证了改进多重尺度法的适用性,为膜结构强非线性动力解析研究提供了理论基础。

1 平坦薄膜强非线性振动理论推导

1.1 控制方程和边界条件

假设平坦薄膜沿x轴方向边长为a,沿y轴方向的边长为b,如图1(a)所示。

假定薄膜结构在水平位置处于静止平衡状态,给膜面施加初始法向位移使其连续振动,如图1(b)所示。文献[3]给出了正交异性薄膜非线性自由振动的控制方程组

ρh2wt2+chwt(σ0x+2φy2)2wx2(σ0y+2φx2)2wy2=0 (1)1E14φy4+1E24φx4=(2wxy)22wx22wy2 (2)ρh∂2w∂t2+ch∂w∂t-(σ0x+∂2φ∂y2)∂2w∂x2-(σ0y+∂2φ∂x2)∂2w∂y2=0(1)1E1∂4φ∂y4+1E2∂4φ∂x4=(∂2w∂x∂y)2-∂2w∂x2∂2w∂y2(2)

式中:ρ表示膜材面密度;c表示阻尼系数;σ0x表示x向预应力;σ0y表示y向预应力;w表示w(x,y,t)横向振动挠度;h表示薄膜厚度;E1表示x向弹性模量;E2表示y向弹性模量;φ表示应力函数。

图1 平坦矩形膜结构计算模型

图1 平坦矩形膜结构计算模型   下载原图

Fig.1 Rectangle flat membrane

相应的边界条件为

{w(0,y,t)=w(a,y,t)=0w(x,0,t)=w(x,b,t)=0 (3)2φx2(0,y,t)=2φx2(a,y,t)=02φy2(x,0,t)=2φy2(x,b,t)=0 (4){w(0,y,t)=w(a,y,t)=0w(x,0,t)=w(x,b,t)=0(3){∂2φ∂x2(0,y,t)=∂2φ∂x2(a,y,t)=0∂2φ∂y2(x,0,t)=∂2φ∂y2(x,b,t)=0(4)

假设满足边界条件的位移函数和应力函数为

w(x,y,t)=m=1n=1Tmn(t)Wmn(x,y)=m=1n=1Tmn(t)sinmπxasinnπyb (5)φ(x,y,t)=m=1n=1T2mn(t)ϕmn(x,y) (6)w(x,y,t)=∑m=1∞∑n=1∞Τmn(t)⋅Wmn(x,y)=∑m=1∞∑n=1∞Τmn(t)⋅sinmπxasinnπyb(5)φ(x,y,t)=∑m=1∞∑n=1∞Τmn2(t)⋅ϕmn(x,y)(6)

式中:ϕmn(xy)、Tmn(t)为未知函数。

最终,通过参数代换和Galerkin法可以得到一个非线性偏微分方程。

d2T(t)dt2+cρdT(t)dt+π2hρ(m2a2σ0x+n2b2σ0y)T(t)+3π4h16ρ(E1m4a4+E2n4b4)T3(t)=0 (7)d2Τ(t)dt2+cρdΤ(t)dt+π2hρ(m2a2σ0x+n2b2σ0y)Τ(t)+3π4h16ρ(E1m4a4+E2n4b4)Τ3(t)=0(7)

1.2 控制方程的改进多尺度解

根据摄动法的基本思想,

ε=3π4h16ρ(E1m4a4+E2n4b4)ε=3π4h16ρ(E1m4a4+E2n4b4),式(7)可以被简化为

d2T(t)dt2+ω20T(t)+ε(μdT(t)dt+T(t)3)=0 (8)d2Τ(t)dt2+ω02Τ(t)+ε(μdΤ(t)dt+Τ(t)3)=0(8)

其中,

ω20=hπ2ρ(m2a2σ0x+n2b2σ0y),μ=16a4b4c3π4h(E1m4b4+E2n4a4)ω02=hπ2ρ(m2a2σ0x+n2b2σ0y),μ=16a4b4c3π4h(E1m4b4+E2n4a4)。

将建筑工程膜材参数代入ε可估算出ε>>1,则式(8)为强非线性振动微分方程。

引入变换参数[9]

α=εω1ω20+εω1 (9)α=εω1ω02+εω1(9)

ω2展开为ε的幂级数

ω2=ω20+εω1[1+1ω20+εω1(ε2ω2+ε3ω3+)]=ω201α(1+δ2α2+δ3α3+) (10)ω=ω0[1+12α+(38+δ22)α2+] (11)ω2=ω02+εω1[1+1ω02+εω1(ε2ω2+ε3ω3+)]=ω021-α(1+δ2α2+δ3α3+⋯)(10)或ω=ω0[1+12α+(38+δ22)α2+⋯](11)

式(8)的摄动解形式为

T(t,α)=T0(t0,t1)+αT1(t0,t1)+α2T2(t0,t1)+ (12)Τ(t,α)=Τ0(t0,t1)+αΤ1(t0,t1)+α2Τ2(t0,t1)+⋯(12)

式中:t0=t,t1=αt

关于t的导数化成关于Tn的偏导数的展开式,即有

ddt=D0+αD1+α2D2+, d2dt2=D20+2αD0D1+α2(D21+2D0D2)+ (13)ddt=D0+αD1+α2D2+⋯,d2dt2=D02+2αD0D1+α2(D12+2D0D2)+⋯(13)

式中:Dn=tn,n=1,2Dn=∂∂tn,n=1,2

将式(9)、(11)和(13)代入式(8),并令方程式中α的各幂次的系数为零,可得:

α0D2002T0+ω2002T0=0 (14)

α1D20T1+ω20T1+2D0D1T0+ω20ω1(D0T0+T30)=0 (15)α2D20T2+T2+2D0D1T1+(D21+2D0D2)T0+ ω20ω13T20T1=0 (16)α1D02Τ1+ω02Τ1+2D0D1Τ0+ω02ω1(D0Τ0+Τ03)=0(15)α2D02Τ2+Τ2+2D0D1Τ1+(D12+2D0D2)Τ0+ω02ω13Τ02Τ1=0(16)

设式(14)解可写成

T0=A(t1)eiω0t0+A(t1)eiω0t0 (17)Τ0=A(t1)eiω0t0+A-(t1)e-iω0t0(17)

将式(17)代入(15),消除永年项可得

2D1A+3ω0ω1A2A+iμω30ω1A=0 (18)2D1A+3ω0ω1A2A-+iμω03ω1A=0(18)

求解式(18)可得:

T1=18ω1(A3e3iT0+A3e3iT0) (19)Τ1=18ω1(A3e3iΤ0+A-3e-3iΤ0)(19)

A=fe/2,代入式(20)并分离虚部和实部得

dfdt1=12μω20ω1f, dϕdt1=3ω08ω1f2 (20)dfdt1=-12μω02ω1f,dϕdt1=-3ω08ω1f2(20)

式中:f为平坦薄膜振动幅值。

比较式(20)得角频率和式(11)可知一阶近似条件下

dϕdt1=ω02 (21)dϕdt1=ω02(21)

比较式(20)和(21)即可得到ω1的表达式,ω1=3f2/4ω0,将其代入式(10)并略去高阶项得

ω=ω20+34ω0εf2 (22)dfdt=12εμf11+ε3f24ω30 (23)ω=ω02+34ω0εf2(22)dfdt=-12εμf11+ε3f24ω03(23)

式中:3a2ε≪4ω3003,近似得:

dfdt=12εμf11+ε3f24ω30=12εμf(1ε3f24ω30) (24)dfdt=-12εμf11+ε3f24ω03=-12εμf(1-ε3f24ω03)(24)

积分式(24)可得

f=4ω30eεμt4ω30f0+3εeεμt (25)f=4ω03e-εμt4ω03f0+3εe-εμt(25)

式中:f0为与初始条件有关的积分常数。因此可得式(8)的一阶摄动解为

T(t)=4ω30eεμt4ω30f0+3εeεμtcos(ω20+3εω20eεμt4ω30f0+3εeεμtt+ϕ0) (26)Τ(t)=4ω03e-εμt4ω03f0+3εe-εμt⋅cos(ω02+3εω02e-εμt4ω03f0+3εe-εμtt+ϕ0)(26)

式中:f0和ϕ0由初始条件确定。给定任意振动初始条件

T(t)|t=0=T0, dT(t)dtt=0=0 (27)Τ(t)|t=0=Τ0,dΤ(t)dt|t=0=0(27)

式中:T0为初始位移。

对式(26)求一阶导并将初始条件带入即可得到

T0=4ω304ω30f0+3εcosϕ0f0εμ1+f02(1+f0)2cosϕ0+4ω304ω30f0+3εω20+3εω204ω30f0+3εsinϕ0=0 (28){Τ0=4ω034ω03f0+3εcosϕ0f0εμ1+f02(1+f0)2⋅cosϕ0+4ω034ω03f0+3ε⋅ω02+3εω024ω03f0+3εsinϕ0=0(28)

求解式(28)可以得到f0和ϕ0的值。

为了简化计算,假设初始相位ϕ0=0,则T0=4ω304ω30f0+3εΤ0=4ω034ω03f0+3ε,式(26)可以表示为

T(t)=4ω30T20eεμt4ω303εT20(1eεμt)cos(ω20+3εω20T20eεμt4ω303εT20(1eεμt))t (29)Τ(t)=4ω03Τ02e-εμt4ω03-3εΤ02(1-e-εμt)⋅cos(ω02+3εω02Τ02e-εμt4ω03-3εΤ02(1-e-εμt))t(29)

将式(29)代入式(5),得到考虑振动阻尼的平坦矩形薄膜结构强非线性振动位移函数

w(x,y,t)=m=1n=1(sinmπxasinnπyb4ω30T20eεμt4ω303εT20(1eεμt)cos(ω20+3εω20T20eεμt4ω303εT20(1eεμt))t) (30)w(x,y,t)=∑m=1∞∑n=1∞(sinmπxasinnπyb⋅4ω03Τ02e-εμt4ω03-3εΤ02(1-e-εμt)⋅cos(ω02+3εω02Τ02e-εμt4ω03-3εΤ02(1-e-εμt))t)(30)

根据式(30)可以计算出薄膜结构膜面任意一点的位移时程。

1.3 数值算例

以建筑工程领域常用的织物膜材为例,取ρ=1.2 kg/m2;a=1.2 m;b=1.2 m;c=90 N·s/m3;h=1.0 mm;E1=1.4×106 kN/m2;E2=0.9×106 kN/m。

将式(22)结果与文献[7]KBM摄动解及文献[10]精确级数解进行对比,分析振动频率随初始位移T0的变化关系,见图2。

由图2可知当初始位移较小时,改进多尺度解和KBM摄动解及精确级数解基本吻合,随着初始位移的增大,系统表现出较强的非线性,KBM解与精确级数解的相对差值变大,改进多尺度法依然能很好的与级数解相吻合,证明改进多重尺度法对于薄膜结构强非线性振动系统的适用性较好。

图3是采用改进多尺度法计算的各阶振动振幅的变化趋势三维图,从图3可知,随着振动阶数的增加振幅是减小的,从最大幅值分布三维图形可以看出,当m>5,n>5时,振动幅值基本已经接近于零,即薄膜的振动响应主要聚集在低阶振型,高阶振型贡献很小。

图2 振动频率随振幅变化曲线

图2 振动频率随振幅变化曲线   下载原图

Fig.2 Amplitude-frequency response curve

图3 各阶振动振幅变化趋势图

图3 各阶振动振幅变化趋势图   下载原图

Fig.3 Amplitude-frequency response curve

2 平坦薄膜振动试验研究

为验证理论方法的有效性,参考已有“弹射法”测量建筑膜结构预张力试验编制了张拉膜结构振动特性试验方案[11]

由于膜材试件数量所限,本试验主要针对不同预张力下的薄膜振动响应进行研究,其它因素如膜材厚度,膜材尺寸等对薄膜振动响应的影响分析将后续开展。

2.1 试验试件

试验选用正方形国产ZZF膜材试件,膜材的密度为950 g/m2;厚度为0.72 mm;径向弹性模量为1 590 MPa;纬向弹性模量为1 360 MPa;正向拉伸强度为4 000 N/5 cm;反向拉伸强度为3 700 N/5 cm。试件几何边长为2.5 m,四端进行带宽为100 mm的切缝处理,膜材试件四角处分别裁掉边长为650 mm的小正方形,然后对四边做直径400 mm倒圆角处理,处理后膜材四边进行锁边和钻螺栓连接孔,膜面设置三个测点,具体图示见图4。

2.2 张拉与测量装置

采用改进的“十字形螺杆式膜材张拉装置”,其平面尺寸设计为3 800 mm×4 160 mm,中心正方形区域为1 200 mm×1 200 mm,其高度为1 600 mm,整个试验支架和斜撑用60 mm×60 mm的方钢管焊接而成,用M20螺杆进行张拉。为模拟理论推导时四边固支边界条件。张拉装置中心正方形区域设置试验架,试验架对边均匀对称布设4个螺栓孔,由试验架上四个螺栓在膜面下方托起方形铁框(尺寸为1 200 mm×1 200 mm),膜面上方设置相同尺寸方形铁框,使其与膜面下方的方形铁框完全重合,在膜面上方的方形框之上压重铁块,使膜面上下方形框夹紧膜材,即可得到四边近似固支的矩形膜材测量区域。

图4 膜材试件几何形状及尺寸

图4 膜材试件几何形状及尺寸   下载原图

Fig.4 The experimental membrane material

试验测量装置主要包括测力计与位移传感器。试验选用HP-10K数显式推拉力计置放于张拉螺杆与薄膜夹板之间,进行膜材张拉力的测定。采用英国激光距离传感器ZLDS100来测量膜面的振动,具体布置见图5。

图5 张拉与测量装置布置图

图5 张拉与测量装置布置图   下载原图

Fig.5 Tensioning and measuring device layout

2.3 加载方案

试验中,采取分级张拉形式,张拉时薄膜x,y方向的拉力值相等,预张力级别分别为1.0 kN、2.0 kN、3.0 kN、4.0 kN、5.0 kN、6.0 kN、7.0 kN、8.0 kN。每一预张力级别下,用鼓风机通过送风装置竖向对膜面进行瞬间冲击后立刻关闭风机,以此模拟膜面自由振动初始能量输入。用数字风速计测得接近膜面的风速平均值为11.2 m/s,为减小试验误差,每一预张力工况,风机进行重复冲击数次。最终初始位移和最大振幅均取数次平均值。送风装置见图6。

图6 送风装置

图6 送风装置   下载原图

Fig.6 Blow-off device

3 试验结果及验证分析

以风机瞬时冲击膜面产生的变形为初始位移,带入理论计算式,分别求解平坦薄膜振动基频与最大振幅,由于风力较小,施加给膜材的初始能量较小,作用时间短,很难激发起膜材的高阶振动,因此在进行幅值计算时只考虑前两阶振型。图7是ZZF膜材试件的三个测点处振动幅值与振动频率的理论计算和试验数据对比图。由图7可知,理论计算与试验结果相对误差较小。理论计算所得幅值和频率均大于试验结果,原因是理论计算中的振型函数来源于板壳理论,振型函数与实际振动状态相比偏饱满,造成理论计算时膜面刚度偏大,此外薄膜是一种柔性材料,简单的振型函数不能精确的反映实际复杂的振动情形,所以频率与振幅都较试验值偏大。

图7 试件各测点幅值及频率随预张力变化对比曲线

图7 试件各测点幅值及频率随预张力变化对比曲线   下载原图

Fig.7 The amplitude and frequency of each measuring point varies with the pretension of specimens

4 结 论

通过对平坦张拉膜结构自由振动的理论和试验研究,主要得出以下结论:

(1) 采用改进多重尺度法得到的平坦薄膜自振频率与振幅响应与精确级数解接近,随着初始位移的增加,薄膜振动表现出较强的几何非线性,改进多重尺度法相比传统KBM摄动法而言,其适用性不受初始位移的限制。

(2) 借鉴板壳理论选取振型函数研究柔性膜结构的振动会存在一定的误差,简单的三角振型函数不能精确的反映薄膜实际的振动情形,由于假设的振型函数偏于饱满,导致理论计算刚度偏大,所以理论值存在偏大的情况。

(3) 本文的理论工作为后续研究张拉膜结构风致动力灾变问题提供了一定的理论基础,并且通过试验结果对比得到理论推导过程中由于简化计算而导致的误差原因,后续理论研究中可采取更为准确的振型函数来描述膜结构的振动形态。

专题报道             more...
  • 轨道交通中膜结构的应
    ...

    查看更多

  • 膜结构建筑保温内衬技
    刚查县为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辖县,青海省措温波高原海滨藏城演艺中心,作为刚查县的标志性建筑,演艺中心为直径50米的圆形建...

    查看更多

  • 膜结构幕墙的应用
    膜结构幕墙是膜结构在建筑外围护结构的应用,具有膜结构的共同特性和优点:膜结构是一种非传统的全新结构方式。...

    查看更多

  • 膜结构屋面的应用
    屋盖是房屋最上部的围护结构,应满足相应的使用功能的要求,为建筑提供适宜的内部空间环境。屋盖也是房屋顶部的承重结构,受到材...

    查看更多

  • 膜结构应用于环保工程
    随着我国国民经济飞速发展和市政基础设施建设全面展开,特别是污水处理厂等环保项目日益增多,其中有相当数量的污水处理厂的厌氧...

    查看更多

  • 膜结构在污水处理厂中
    相当数量的污水处理厂的厌氧池、污泥浓缩池、生物絮凝池等建于居民区、厂区的周边,污水池的环境、风貌及污水臭味等直接影响人们...

    查看更多

关于华喜

硬件实力 质量控制 发展历程 公司简介

软件实力 经营理念  解决方案 联系方式

中国华喜建筑网站

+021-59198545 400-176-6885 dshx@hxmjg99.com www.hxmjg.com 沪ICP备08009856号 使用条款